警营文化首页 > 警界风采 > 警营文化
公安路 永不止步
2017-08-24 08:54:00 | 来源:

进了学校,所有的理论知识是充实自己的唯一途径,出了校门,所有的实地实践是考验理论知识的最佳体现。算上政法干警培养期的两年,我总共在警校学习了五年,经历了两次抽筋拔骨的军事训练,两次高规格的安保执勤,三次学校干部的选拔竞聘,数十科目的法律课堂,近百次的警务技能训练,上千次的试题演练,走到今天,走出这个校门,实属不易。每一滴汗水,每一片心血都是从警路上的步步云梯。

实习期报到,由于政治处任务繁重,公务员系统新老交接,工作不断,我们这批新警荣幸的留在了这里。从县人事局到县委组织部,从县财政局到市公安局,从县编委到到党员服务中心,办公的地点一直在变,手中的工作永远是旧的去了新的再来。从设立目标,分配任务,按期验收、圆满完成任务、接收新的任务指示,周而复始。这才体会到政治处的工作之繁重、琐碎,数量之庞大,耗力之惊人。周末节假期间加班,晚上加班似乎是常有的事,即便如此还会遇见不理解,不支持,不接受,不主动的人或事。当然这些为以后来到基层派出所打下了厚重的基础,无论是应对高强度压力,还是保持一颗健康的心态,稳定的情绪都是一种培养和积累。

说句老实话,在政治处学到的东西不是一星半点,我并不懂什么样的机构部门在什么样的人眼里是什么样的,我只知道,我来过,我拿走了我想要的成长值,我很欣慰,很满足。

初涉派出所,必然是一条轨道与另一条轨道的强行并线,毕竟漫长的等待是煎熬,急速的分配亦让人手足无措,六神无主。还记得那首触景生情的诗‘雪离,身后的足迹,渐行渐远,不弃。’那是自己坐在开往派出所的车里的时候随手点拨出来的一首诗,触景生情,有感而发。

不可避免的,自己也卷入到了新旧环境的交替矛盾中去,所有的一切要像电脑读盘一样不断的删除不断的存档。从环境到人再到日常的工作,简直是天翻地覆的更迭。然而,打开这一局面的便是由自身而触发的“问”。当不熟悉环境的时候问自己所在的辖区管辖的范围与内容;不熟悉的人映入眼帘问其姓名继而深入浅出的了解这个人的性格,观察其作风和处理案件的特点,随之取其精髓学以致用;当不了解案件的处置和网络办案的方法与流程的时候问案件的本质和原则,在警告和处罚之间把握底线并且切实将法律的意义传播给当事人双方,既普及了法律知识又让犯罪分子得到法律的制裁。这是一个过程,这一过程因人而异般的顺利或困难的进行着。潜移默化的,感觉处警的时候一些地方印到了脑子里,不再迷路了;与同事接触不再生硬的只有眼神交流而叫不出名字了;处理案件多听多问转变成敢于张嘴说话,能够准确快速了解案情,并且采取有效措施,思维变得清晰可见,话由心生;网络办案的流程逐渐的可以在保证质量的情况下追求效率了。

派出所的工作是琐碎的,繁杂的,重要的,直接的。它包含了世间万象,最真实直接的反映了现实生活,是与人民群众距离最近的,是一切犯罪萌芽的初始,是所有违法行为的根源。它太重要了,它的先期处置避免了太多太多的刑事犯罪,它的存在就是所有犯罪萌芽和根源得到遏制的保障,神圣而又那么的不起眼。这是由一群默默工作,日理万机的人们组成的先头部队,不能退缩,不能回避,只得向前。

我庆幸一切给予我帮助的人和事,我庆幸自己搭上了所有的末班车,我庆幸我碰到的所有事物和人都是美好的,我庆幸走到哪里都有人为我授业解惑。接下来的任务还很重,必须脚踏实地的勇敢地走下去。

公安路,永不止步。